咸菜司箬咕咕中

别人说ooc都是谦虚,我就比较厉害了,我说ooc是真的ooc
一击脱离,花式挖坑不填
策瑜和姜钟不拆不逆
咕咕症晚期
主学鸟语,副业打游戏,文都是没事闲的乱写的

【沈谢/夏乐】右眼皮跳是落地成盒的前兆 2-4

电竞梗谐星爽文,ooc到螺旋升天
还是短小
设定见前篇
含几句夏乐

2

虽然徒弟被别人家的鱼叼走了,但是游戏该打还是要打的。 ————谢衣

谢衣走回到电脑前,一屁股坐在电竞椅上,舒服到升天,比家里的那个小板凳好多了。
他戴上耳机,调了调音量。他点开好友列表,果不其然,好友们都不在线。
不在线才好呢,他想。
谢衣摁下左键,意料之外的居然很快就进了素质广场。他习惯性看向左下角——没有队友列表。
上一次打单排好像是很久之前了。

上飞机了,谢衣在单排的时候习惯跳伞跳到犄角旮旯,如果运气好是天命圈,他就蹲在一个小角落,当个LYB*,亿枪一个小盆宇。
当然,首先他要有镜。
如果没捡到镜或者只有喷子,他就只能原地趴下迎接死亡。

机智如乐盲生早就发现了这个华点,当时谢衣对他微微一笑:“为师只打狙位,喷子通常是你太师父拿。”
乐无异回想了一下,的确每次四排都是夏夷则和他冲锋陷阵,沈夜拿着喷子上蹿下跳,谢衣开镜蹲在后面守护他们三个的屁股。
然后四个人按从后往前的顺序依次成盒。

“他们想不靠我吃到鸡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四人组里的实力担当夏公子如是说。

正当谢衣回过神的时候,飞机已经飞过一大半地图了。
差不多了,熟悉的小旮旯。
然后谢衣的人物梆的一下子跳下了飞机,他发现右边有个人,在和他朝同一个方向自由飞翔。
谢衣一惊,他不会打泰拳,落地之后肯定GG,就连忙改为滑翔,偏转方向,试图远离这个人,拒绝双飞。
却不知怎的,好似心有灵犀一般,这人也和他一起偏转了方向。

恍惚间落了地,谢衣看到那人就落在他不远处,约莫是五点钟方向,他果断Shift+W撒丫子狂奔。
要什么枪,活命要紧!
结果那人也跟着他一起狂奔。
谢衣有些疑惑,他又没有急支糖浆,这人干嘛一直追着他不放?

谢衣觉得一味逃避不是办法,自己落地成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左手稍抬松开了香港记者键,决定和那位大兄弟讲和。
近了,又近了!
谢衣定睛,他突然觉得这位大兄弟的人物长得和沈夜的人物有点像。

*LYB:老阴逼,特别猥琐蹲别人偷袭的那种

3

谢衣看着那位大兄弟跑到自己面前,跳了两下,然后对着自己的脸就是一记勾拳。
谢衣有些恼了,也冲着对方打了一套老年太极拳。
两人菜鸡互啄了一阵,正到白热化阶段。
却未曾想过他们所在的小旮旯是轰炸区。

那位大兄弟凭借着比谢衣稍微高超那么一丢丢的泰拳技术,成功摁死谢衣。
下一刻,他就被炸死了。
谢衣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这个大兄弟居然也叫Kochab!
等一下,PUBG好像不能重名?

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谢衣觉得这句话说得大概就是现在了。
他们两个是真的很有缘!
阿夜也是真的很深情!

有人花98块钱买的是《绝地求生:诸神之战》,有人买到的是《绝地求生:诛仙》,也有人的是《绝地求饶》。
谢衣属于最后一种人。
所以他选择向沈夜求饶。
大家都是成年人,他不想又连着腰酸背痛好几天。

谢衣摁号码的手微微颤抖,他又犹豫了许久,才摁下拨号键。
“嘟……嘟……”
“谢衣。”沈夜接了电话。
“阿夜,我错了……”谢衣拿手机的手疯狂颤抖。
“错在哪?”
“错在不该大半夜溜出去打游戏!”
“还有?”
“还有啊?”
“哼,暂且不提你偷偷出去找徒孙异他们打游戏,你竟然打PUBG不带我?”
“我不知道你在线啊?”谢衣想了想,可能是自己专心盯着屏幕中间和左下角,选择性忽略了右下角的上线弹窗。
阿衣的求生欲是真的不强烈!

4

“等等,阿夜,你那时候醒着?”
“……隔音不好,听见你在楼道狂奔的声音了。”
没想到是被辣鸡隔音摆了一道!

tbc

关于四个人PUBG的名字
老沈是Kochab
老谢是Alkaid
这俩人的起得很简单粗暴,就是紫微星和破军星的英文
鱼大壮是XYZ999
乐大胖是YWY666
这俩小年轻的参考了我一个同学的,是很沙雕的一种起名方式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