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学家司箬

别人说ooc都是谦虚,我就比较厉害了,我说ooc是真的ooc
一击脱离,花式挖坑不填
策瑜姜钟昭师不拆不逆
咕咕症晚期
主学鸟语,副业打游戏,文都是没事闲的乱写的
wb叫陆啥啥,不姓司

【沈谢/夏乐】右眼皮跳是落地成盒的前兆 1

不仅巨ooc还短小,看个乐呵就行
我司某人挖坑从来不填
盒子精沈x“快递大爷”谢(理论上来讲是4.0但是因为太谐星所以更像1. 0)
神仙夏x德云社扛把子相声演员乐

1

夜晚的烈山市总是静的,今晚也不例外。

谢衣悄咪咪睁开眼睛,再三确认沈夜已经睡着后,蹑手蹑脚地溜出卧室,还不忘在他怀里塞了个枕头。
谢衣披上外套,他侧过头看了看窗外——外面的树被吹得和他的性取向一样,又从衣架子上随便扯了一条围巾。

谢衣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卧室,沈夜还是睡得和死猪一样。
“啪嗒。”是谢衣锁上门,跑了。

谢衣跑下楼,左拐右拐进了一个还亮着灯的小屋子里。
小屋子外面支了个配色设计犹如村口美发店的广告灯牌,上书几个华文彩云体的大字:金刚力士网咖。
谢衣面前是个小小的吧台,吧台里坐着一个睡着的青年,嘴角还挂着几滴哈喇子。
谢衣摘下围巾,抬手敲了敲吧台:“无异,醒醒,是我。”

乐无异听到自己导师的声音,直接就被吓醒了:“师,师父?您可算从太师父的魔爪里逃出来了!”
“嗯,”谢衣抬手随意揉了揉眼前青年的脑瓜子:“今晚打哪个?”
“吃鸡吧,刚好夷则也在。”
“哎这个是脏话小孩子不要说。”
“……师父,您背着我们偷偷刷了多少次微博?”

谢衣见状沉默了,乐无异觉得自己不跟着沉默就是不给师父面子。
沉默,是今晚的会仙桥*。

乐无异觉得再这样下去今晚都打不了游戏了,连忙打破沉默:“师父我去里面把夷则叫起来您自己先开机子吧么么哒!”
然后溜了。

谢衣把外套随意搭在椅背上,开了一台电脑,然后登录了某知名理财平台,PUBG,启动!
而此时乐无异急吼吼地冲进网咖里面的某个小房间:“夷则!夷则夷则夷则!起床了!”
您的好友夏夷则不想理你并熟练地翻了个身。
还哼哼两声。

显然这边乐无异更加熟练,他俯身凑到夏夷则耳边:“甘霖娘!!!”
夏夷则瞬间睁眼,条件反射道:“鸡掰!!!”
“夷则起来打游戏了!”
“奇迹暖暖还是梦100?”
“我看你长得挺像奇迹暖暖,打PUBG。”
“哦……我不。”
“不愿意也得愿意!我掀被子了!”
“唰——”
“乐兄等等我没穿裤子!”

谢衣见乐无异迟迟未归,便起身想自己去里屋询问,他看见屋门是虚掩着的,推开门:“无异你m……”
只见夏夷则上半身穿着T恤,下半身穿了条夏威夷大花裤衩,正在和乐无异抢被子。
夏、乐二人听见响动,结果刚回头就看见了一脸震惊的谢衣。
好一幅捉奸在床图!

“呃……谢前辈……”
“师父!不是您想的那样!”
“不必说了,我明白。”谢衣满脸忧郁地帮他们把门关好:“好好在为师看不到的地方努力吧,傻徒儿。”
潜台词:无异,你要争取做攻啊!
乐无异差点泪流满面:“师父,要是我能压他,这文前面挂的就是乐夏不是夏乐了……”

tbc

*会仙桥:就那个……古一去青玉坛的时候要先过的那个小场景,老是踩空,贼几把烦人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