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菜司箬咕咕中

别人说ooc都是谦虚,我就比较厉害了,我说ooc是真的ooc
一击脱离,花式挖坑不填
策瑜和姜钟不拆不逆
咕咕症晚期
主学鸟语,副业打游戏,文都是没事闲的乱写的

【沈谢】荣枯 1-3

我没考过古,也不爱好这方面,就单纯是开头必要的一个因素,不要在意细节
文的内容并没有那么正经!
非常之ooc,真的,不骗你
转世版大学生沈X原装版千年古尸江硬谢(会诈尸的那种)
托福作文写多了,文笔硬伤,文的名也是乱起的


*引

千年时光,如白驹过隙。
唯有明月与那座墓塔还一如从前。

*1

“传闻中巫山的墓室遗迹大致就是这里了,快,跟上!”一阵带着明显电流感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正在发呆的男人清醒过来。

男人不禁蹙眉,将手中探照灯的亮度又调高了些,他向灯光照亮之处看去——那是一个被树荫遮住不太显眼的洞口。
洞口并非自然形成,而是由几大块石头搭成,看着像是落石。那些石头上刻着奇怪的符号,也可能是某种鲜有人知的古文字。
似乎,在呼唤他前去一探。

跟着队伍走在前方的同僚见他迟迟不跟上队,忍不住回头:“哎!你快跟上啊!”
“嗯。”男人漫不经心地回答,心思还在那神秘的洞口上。

同僚显然很是了解他。
也许他发现了什么吧,这人一向独来独往,自己还是不要过去添乱了,他想。
“那你赶紧啊!”
“你们先走,我待会就来。”

男人缓步走向那个不断呼唤着他的地方,一缕阳光透过树叶打在他的胸前,那是一个小巧的银色胸牌。
上书:流月大学考古系研究生 沈夜

*2

沈夜其实踏入这个洞口没多久,就开始后悔了。
因为这洞口连接的不是什么珍贵的历史文物或是古建筑遗迹,而是一片废墟。甚至残破到他刚走进一步就能发现。

不大的通道内零星散落着石块,石块的边缘是明显的断裂痕迹。
沈夜拾起一块较小的碎石,隔着手套轻轻摩挲,他看到这些石头上也有那些诡谲的符号。

沈夜随手将这块石头塞入先前从好友那边顺来的物证袋里,继续向深处走去。
他知道,深处有更值得采集和调查的东西。

越是往里,便越是难走,通道内碎石的数量和体积在不断增大,两侧石块的裂隙中又伸出许多藤蔓。
这便是尽头?他看着眼前几乎堆满通道的石块想。

不,还未到尽头!
那未被遮掩的窄小缝隙中透着点点的光。

*3

沈夜将手中已断刃的瑞士军刀扔到身后,这石块未免也太过坚硬,和它相比,金刚石太脆弱了。
又是一声脆响,这次断掉的是尖头手铲。这是他临行前新买的,还没用过,就这么断掉,实在是怪可惜的。
而那原先窄小的缝隙,因为军刀同志和手铲同志的无私奉献已扩大两倍有余。

沈夜执起他最后的希望——一柄当地农户极力推荐带着的……呃……刮子?还是耙子?
他缓缓举起这个不知道到底该叫什么的东西,仿佛这不是个农具,而是一把圣剑。他双手一齐发力,将“圣剑”用力抡向缝隙旁的石块。

他看到了丝丝缕缕的光透过裂隙,看到了倚着雕花石门静坐的人,那人周围还绕着藤蔓。
这里,怎么会有人?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