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菜司箬咕咕中

别人说ooc都是谦虚,我就比较厉害了,我说ooc是真的ooc
一击脱离,花式挖坑不填
策瑜和姜钟不拆不逆
咕咕症晚期
主学鸟语,副业打游戏,文都是没事闲的乱写的

【多cp】梦间村精品小平房一室一厅仅售998w一平 2-3

-接着ooc
-其实我周三就肝完六爻了,要怪就怪平安京太好玩了
-说话有东北大碴子味,注意
-新加cp:剑琴,曦孤,君淑
-还是写得不明显,之前的flag有毒,理论上来讲这更并没有蛇燕浮柳和玄雕的内容就不打tag了
-对不起我错了我写不出虐狗因为我就是单身狗,牛内

「2」

继上次毛领事件过后的第三天,昆仑制药小作坊老总灵蛇、梦间村第一影帝浮生和金牌特产代购玄铁又聚在了一起。
“这次可憋再出啥岔子了啊。”浮生胸有成竹地瞥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牌:“咱哥几个速战速决,待会上村口找工师傅订貂。”
“我这次把屠龙和倚天关书房里了,肯定不让他们靠近猪圈二十米以内。”说罢,玄铁用不拿牌的那只手比了个OK。
“仨勾带一对儿四。”
“哎妈呀老蛇你把我吓一跳,不要。”
“要不起……老铁,我觉得你把他俩关一起更容易出事。”
玄铁的脸色顿时绿得和打狗棒的衣服一样,这俩小虎孩子效仿隔壁君子淑女大搞骨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就忘了这茬。
另一边的灵蛇一脸不羁地看着自己的一手——一裆好牌,心想这局肯定妥妥的能赢。他优雅地从这一坨牌中挑出了几张,又优雅地甩到了小木桌上:“五六七八九十。”
“唉,这破牌。不要。”玄铁顿时感到生无可恋,自己提的斗地主的建议,哭着也要打完。
浮生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他邪魅一笑,宛如隔壁新来的天竺朋友:“六七八九十勾!没想到吧!”
“呵呵,让你一下,免得这局结束得毫无悬念。”
“这么热闹啊,你们仨怎么又来老年活动中心打牌了?”浮生顿时感到背后一阵低气压,手一哆嗦,牌差点掉一裆。
“……”这是一脸懵逼的玄铁。
“……”这是佯装镇定的灵蛇。
“……”这是不知所措的浮生。
这种时候,伪装成一个戏精就显得尤为重要,影帝浮生率先反应过来:“老秋你咋回来啦?你家老归呢?”
秋水意思意思回以一个充满恶意的微笑,心想你丫居然还装,搞得跟你不知道归一最近老被无剑拖出去加班不加薪一样。
打牌三人组顿时读懂了秋水的意思,这人上次在曦月和孤剑结婚的时候不小心喝高了,当着全村人的面暴揍无剑,可不能惹急了。
玄铁假装不好意思,赔了个笑脸,然后就赶紧拉着浮生和灵蛇溜了。玄铁也是个兄贵级人物,半路嫌浮生和灵蛇跑得慢,直接把他俩扛起来了。
搞得浮生和灵蛇一路上想尽各种方法遮脸,万一被人看见就丢脸丢大发了。
可惜被在躲在树上偷懒的打狗棒看见了。
后来被无剑偶然问到,打狗棒挠挠他的一头乱毛,尬笑着说:“咋嗦,就是有点像一首歌,俺小时候听的。就那个,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还没到村口,就听见了一阵琴声,可惜过一会就没了,三位高中都没毕业的半文盲都没想出来要怎么描述那琴声。
玄铁duangduang两下把浮生和灵蛇撂在地上:“就是好听呗,还能咋的。”说罢他闭上眼睛一脸陶醉。
“告你个事啊,其实是因为作者石乐志不会描写琴声。”
浮生,你知道的太多了,罚你连续加班两周。
一直都安静如叫花鸡的灵蛇忍不住了,一人给了一脚:“憋扯闲的,貂害买不买了?麻溜的。”
甚至连普通话都懒得说了。
“你急个啥的,这不快到了?”浮生抬手指了指正前方的小平房,房顶上立了块灯牌,亮着几个鲜红的大字:兰渚小卖部。

「3」

三人走近小卖部的门口,玄铁刚想伸手推门,就被浮生抢先以一招老干部握手阻挡住了。“等会儿的,万一你把人门给nèng坏了可咋整。”
浮生抬起右手,十分优雅地敲了敲门,就差一个兰花指。
奇怪的是,不仅没人应门,连脚步声都没有,真是让斗地主天团摸不到头脑。
离门最近的玄铁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做事一向不过脑子其实是因为根本没有脑子的他决定直接推门进屋。
“诶等等,你急着上吊啊,先听听墙角。”浮生再次制止了玄铁。
屋内传来细碎的衣物摩擦的声音,和几句音量小到要耳朵贴门才能听见的话:“青莲…你…你麻溜起来,有人来了。”
“嘘,憋出声,就让外面那个当咱出去买菜了。”
斗地主天团:………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青莲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