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学家司箬

别人说ooc都是谦虚,我就比较厉害了,我说ooc是真的ooc
一击脱离,花式挖坑不填
策瑜姜钟昭师不拆不逆
咕咕症晚期
主学鸟语,副业打游戏,文都是没事闲的乱写的
wb叫陆啥啥,不姓司

【多cp】梦间村精品小平房一室一厅仅售998w一平 1

天凉了,该让梦间集的诸位大佬们来一波乡村爱情了
乡村爱情还能不ooc吗
基本上全员说话都带东北大碴子味,注意
本更cp:蛇燕,归秋,屠倚,浮柳,玄雕
写得不太明显,最近肝六爻肝得石乐志,下一更就让他们公开虐狗,真的
我手癌晚期,如有错字请一定一定一定要告诉我,小女子在此谢过!

「1」

有句话说得好:大佬穿貂,大佬的媳妇也要穿貂。
而梦间村的三位大佬,就正在为这件事发愁。如何给媳妇买到最好看最能配上他的貂,是个问题。
灵蛇把手中嫩黄色淘宝20包邮的指甲油合上盖子,随手搁在小破木桌上。
他顺势瞅了眼搁在裤子上——裆上的几张扑克牌,表面稳如老雕实则慌得一批地说:“依本尊看,再有两回合,你们两个农民就要玩蛋去了。”
“哦哟?你可拉倒吧,老蛇你瞅瞅你都连输多少把了。”玄铁说着,一只手拿牌,一只手熟练地甩出两张牌:“对儿尖。”
“憋吵吵,老吵吵巴火的尬蛤啊,闷声发大财懂不懂?不要。”浮生一脸嫌弃,他低头看了看手里最大为Q而且还连不上的牌,心想这局打完就去找柳叶儿唠嗑,再也不来耍牌了。
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咋的,玄铁的手机铃突然响了。
“亲爱嘚~你慢慢飞~小心秃头无剑来拔毛~”一听这铃声,用腚想都知道肯定是玄铁家里那口子打来的。
玄铁一个鲤鱼打挺在炕上立正站好:“喂雕兄,有啥事啊?我…?我跟老蛇和老浮开会呢。”
听筒对面的神雕也不是傻子,心想老铁你啥尿性我还不知道吗,要不是脱不开身,就自己去把他抓回来了。
裆燃了,最有可能的其实是神雕也加入战局,四个人开始搓麻将…
“憋瞎哔哔,你们仨凑一块要么组团看超级女声,要么就是斗地主。”
玄铁:大写的尴尬,我媳妇真是懂我。
“啊…哈哈…不扯了,有啥事啊打电话找我?”玄铁为了防止事情发展到不可控的局面,他决定转移话题。
“害能啥事啊,屠龙这小破孩忒虎了,又把倚天的毛领子给拽掉了,倚天都气哭了。”
“啊?捡起来拿乳白胶粘上不就行了,这有啥的。”
“害妹嗦完呢你瞎白斥啥,倚天的毛领子被拽进猪圈了,这不正巧老武搁那喂猪呢,一头猪不知道咋的把倚天毛领啃了两口。现在毛领不能要了,猪也快被噎死了。”神雕稍作停顿,觉得这还不足以让玄铁放弃斗地主飞速回家,又道:“你再不回来,老武也得蹲在马路牙子上和倚天一起哭了。”
“!!!!媳妇,呸,雕兄我马上回来!”说时迟那时快,玄铁“啪!!!!”的一声撂下了他的扑克牌,披上新买还漂染成基佬紫的貂,一下就跑没影了,速度堪比香港记者。
浮生歪过身子瞅了一眼那小破木桌子,道:“哎妈呀还以为这桌子得被他那一下子打坏了。”
“咔咔咔咔砰!”
“你怎么不穿绿衣服也乌鸦嘴啊…”
偌大的平房里,惟留灵蛇和浮生,相望无言。
一段时间的安静如鸡后,灵蛇决定率先打破沉默:“燕儿叫我早点回家次饭,本尊就先走了,你想办法把这桌子修了,不然归一看见又要带着秋水来挨家挨户揍人了。”
“…………………………”
浮生:我靠,一个两个搞得像我没媳妇一样。
于是穿貂问题就这么被这三位大佬遗忘了。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