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菜司箬咕咕中

别人说ooc都是谦虚,我就比较厉害了,我说ooc是真的ooc
一击脱离,花式挖坑不填
策瑜和姜钟不拆不逆
咕咕症晚期
主学鸟语,副业打游戏,文都是没事闲的乱写的

【谢乐】维吾尔族的秘密 3

突然就走谐星路线了…大概这文以后走向就是夹杂很明显谢乐的全员向智障文,古一时不时乱入一下

【3】


“无异,你真的要…?”
“一人做事一人当,打赌输了当然就要愿赌服输!”
这段简短对话的起因要追溯到一周前了。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中午,乐无异哼着小曲从谢大教授的办公室出来。关于乐无异被谢衣收入门下之事,众人也都有所耳闻,其实要真说起来,他们还是见证者。但凡和乐无异相熟的明眼人都知道他对谢衣简直是钦佩到没法了,但是不能总是乐无异一水的献殷勤当跟班啊,总要找点机会拉近一下师徒距离,不然显得乐无异太狗腿了。
于是众人心生一计,让乐无异和风晴雪比做菜,由尹千觞、百里屠苏和阿阮来当评委,输的人必须满足赢的人所提出的一条要求。风晴雪威震四海的厨艺乐无异早已听闻,心想这简直就是送分题。
现实并不如他所愿,这位“厨神”居然做出了正常的菜,而且根据三人当时的表情,好像还很好吃的样子。
就算如此,乐无异还是有把握赢的,他的独门菜式“天下无敌烤鸡腿”绝对不是一般的菜可以比过的。可正当他蹲在烤架前烤鸡腿的时候,手机铃声暗搓搓地响起来了,而且听着还特别像师父专属铃声。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悠扬的铃声顿时传遍整个小广场。
众人:这铃声!莫非是…!
“喂?师父有什么事吗?”乐无异已经迅速地接通了电话,而且貌似暂时遗忘了他的鸡腿。
众人:师父???谢教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乐无异!
“无异,你今早发给我的设计图有几个问题,如果最近有时间的话提前联系我,来我这里,我给你讲一下主要漏洞在哪里。”
“好的好的!明天下午两点左右您有空吗?”
“有空。”
“那我明天下午去找您,麻烦师父啦!”
“好,听你那边有点吵,我这里还有点事,就先挂了,明天见。”
“师父明天见!”
就在这对师徒打电话的时间里,乐无异的鸡腿,光荣的被烤糊了。
“时间到!上菜吧!”阿阮啪的一声摁下了从实验室借来的停表,尹千觞也会意用力拍了一下由三张课桌拼成的评委席,把正在神游的百里屠苏吓了一跳。
风晴雪非常自信地端上了自己的“哇啦哇啦终极水果沙拉”,等到乐无异发觉自己还在烤肉,他的“天下无敌烤鸡腿”已经变成了“天下无敌烤焦炭”了。
水果沙拉这种东西十分的心机,只要会切东西,这玩意就一定不会做得太难吃,而且百里屠苏还特地在赛前没收了她所有的特制调味粉。
对比如此明显,乐无异只能不甘心地认输了。
据说风晴雪还因此上了一段时间的幽大校报头条。
比赛结束了,正是履行承诺的时间,根据提前对好的台词,风晴雪胸有成竹地说:“那你就和刚刚给你打电话的人去最近特别火的那个展会吧!”
其实本来商量好的是去最近新开的那个欧洲古建筑博览会,但是乐无异在拜托他爹帮忙订票的时候,乐绍成有刚好受到了由旧友寄来的两张据说是最近最瞩目的展会的票,心想这臭小子真会找时候,就把这票直接寄给他了。
导致闻人羽在看到票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维…维多利亚的秘密???”
紧接着就是一开始的对话。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