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王司箬

别人说ooc都是谦虚,我就比较厉害了,我说ooc是真的ooc
策瑜不拆不逆
其他随缘
咕咕症晚期
主学鸟语,副业打游戏,文都是没事闲的乱写的

看了剧版古二配音表,就想到了这个↓

北洛:爹!
苏苏:哎!

被古网剧情喂屎了,自己下的游戏哭着也要玩下去

【夏乐/沈谢】左眼皮跳是落地98K的前兆

敬因为没内存已经被我卸载的PUBG
文风弱智,剧情沙雕,ooc到瞬间爆炸
和“右眼皮跳”一个设定,有少量沈谢

1

夏天来得很快,但是暑假来得还是那么慢。

2

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4)

长安枪神:跳伞模拟器一缺三!
长安枪神:@逸尘 @破军 @紫微
逸尘:1
紫微:我和谢衣没空
紫微:还有,徒孙异,图纸呢?
长安枪神:???放开我师父
长安枪神:图纸明天早上我拿过去!
长安枪神:走走走!夷则咱俩开!
逸尘:好

3

谢衣坐在电脑前,一手搂着半个冰镇西瓜一手拿勺,正低头吃得不亦乐乎。
他旁边的沈夜戳戳他的肩膀,示意他抬头看屏幕。
谢衣抬头,见盒子精讨论组里的聊天记录,不禁莞尔:“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啊。”
但是图纸该画还是要画的!

4

那边沈谢还在其乐融融地吃瓜,这边两位有活力的小年轻已经在网吧成功会师并开始匹配了。
“夷则,你还记得我们上一次吃鸡是什么时候吗?”乐无异激动地搓手手。
夏夷则沉默片刻,道:“醒醒,我们没吃过鸡。”
“有种假话叫善意的谎言,夷则。”

5

“夷则咱们往哪跳啊?”乐无异摁F的左手蠢蠢欲动。
“P城。”夏夷则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
乐无异有点怂了:“P城人很多的。”
夏夷则一手键盘一手鼠标,只得用在脑内用意念强行推了推黑框眼镜:“不要紧,我在。”

6

“在你的心上~自由地飞翔~”
“灿烂的星光~永恒地徜徉~”
夏夷则揉了揉眉间:“无异,别唱了。”
但是乐无异自动理解成了夏夷则觉得这首歌不好:“换歌啊?没问题!”
乐无异清清嗓子,又唱道:“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滴飞翔!”
“……无异,快落地了,住嘴。”
“哎,好。”

7

“夷则,如果这局能吃到鸡,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那这局可能吃不到鸡了。”
“啊?为啥?”
“你这个flag,就和打完仗回家结婚一样。”
乐无异飞速抬手拍了一下夏夷则的后脑勺:“有点志气!”

8

“夷则夷则我左眼皮开始跳了,左眼皮跳是跳财还是跳灾来着?”
“左眼皮跳可能是你面部神经过度兴奋。”
“说人话。”
“……不知道。”

9

乐无异操控人物进了房,他看见地上的武器,差点把鼠标扔出去:“夷则!是98K!”
夏夷则也很震惊,以前他们是顶多落地AK的:“确定没看错?”
“真的!你快过来!”
夏夷则的人物很快也进了这个小房间,他看了看地上的狙击步枪,道:“你拿着吧,我有SCAR。”
乐无异嘿嘿一笑:“好夷则,下次请你吃饭,我师父做的那种。”
鱼大壮同志走得很安详,他生前也是个体面人。

10

两人零零散散摁死几个人之后,便赶紧上车溜了。
开车的是乐无异。
夏夷则此人,枪法神准,走位风骚,意识一流,就是不会开车。
从PUBG到GTA5,只要是需要开车的地方,他都必定要翻个一两次。
乐无异怀疑他上辈子是翻车鱼。

11

“夷则,咱们可以去M城吧。”
“好。”
在换了两次车之后,两人终于到了地方。
因为乐无异也不小心翻车了……
几天后,夏夷则问到他为什么也开始翻车,乐无异挠了挠头,打着哈哈说:“这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
夏夷则:……你就不能说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12

夏夷则突然听到了飞机飞过的声音:“有空投!”
乐无异疯狂原地转圈:“哪呢?哇,这么近!”
两人七点钟方向的不远处冒着红烟。
“舔吗?”
“走!”

13

因为离着近,两人大概是第一个舔到空投的。
“哦!有AWM!夷则快拿!”
“还有吉利服!”
“八倍镜!”
“后面有打枪声了,快溜!”
“哇我掉血了!”
夏夷则安静如鸡地打死了身后的敌人:“无异,小声点。”
“哦……”

14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咣!咣!咣!咣!咣!

15

“啊!我跪了!”
“再见。”
“再见?好你个夏夷则!无情无义始乱终弃!”
“……我拉你起来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

16

乐无异盯着电脑的屏幕:“夷则,你右前方的小山头上趴了个人。”
夏夷则沉思半刻,道:“没事,我来。”
夏夷则用的是从空投里扒出来的AWM,子弹有限,打掉一发就是少一发。他操控人物下蹲,随后开镜、瞄准。
“啪!”
“夷则你真行!我可算知道你为啥戴眼镜了!”乐无异竟放下鼠标键盘开始呱唧呱唧给夏夷则鼓掌。

17

“走吧,舔他盒子。”
“等一下,快决赛圈了保命要紧!”

18

乐无异好像有些失神,他呆愣着看向屏幕上十分耀眼的几个大字。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夏夷则也没好到哪里去,俨然已经开始神游。
乐无异猛地摇了摇脑袋,道:“夷则你快掐我一下,我现在脑子可能有点不清醒。
神游中的夏夷则这才回过神来:“我们这就吃鸡了?”
乐无异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窜起来,神情很是激动:“喵了个咪!我要截图发朋友圈!”

19

然后乐无异蹦跶着回了宿舍,夏夷则去了图书馆。

20

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4)

长安枪神:师父!我和夷则吃鸡了!@破军
破军:恭喜无异和夏同学
紫微:徒孙异,记得交图纸
长安枪神:哦……
逸尘:噗嗤
逸尘:无异,看私信
长安枪神:啊,好!

21

逸尘:无异,你还记得刚刚在跳伞的时候你说过什么吗?
长安枪神:啥?
长安枪神:哦哦哦我想起来了!
长安枪神:其实也没啥的,咱们高考完那场散伙饭你记得吧?
逸尘:自是记得
长安枪神:我那时候是装醉的
逸尘:你说什么?
逸尘:你那时醒着?
长安枪神:其实也不算完全醒着,当时喝了不少
长安枪神:夷则你别生气!
逸尘:我不生气,没事
长安枪神:(๑¯∀¯๑)嘿嘿,好夷则!

22

已近凌晨,酒席还不见结束。
叶灵臻还在拉着不甚清醒的武灼衣喝酒,阿阮拉过闻人羽的手,哭着说自己有多么舍不得大家尤其是小叶子的烤猪腿,而剩下的,多半是醉倒了。
乐无异趴在桌子上,正值炎夏,晚上也不见多凉快,故室内空调的温度很低,夏夷则脱下外套搭在乐无异肩上,又撸了一把乐无异因低头而耷拉着的呆毛。
原来手感是这样的……
夏夷则环顾四周,叶灵臻和武灼衣相拥着双双倒下,阿阮手里拿着一包抽纸正哭得起劲,闻人羽红了眼眶也有点要哭的趋势,剩下几个没醉倒的也基本上神志不清了。
真是天助我也,他想。

23

乐无异感觉自己头晕得很,估摸着这酒还是喝多了。要不是之前装醉趴了一会,可能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酒疯了,怪丢人的。而且这要直接回家去,可少不了一顿挠脚心。
昏昏沉沉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自己的后背上,挡住了些许凉气。
而且还摸了自己那撮怎么都压不下去的头发!
乐无异睁开眼睛,过长的刘海挡住些许视线,但仍是可以看出这位贴心的小棉袄是谁。
哦,原来是夷则啊!
嗯?等等,夷则?
乐无异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菊花一紧虎躯一震,但是现在的情况并不允许他虎躯一震,就只能……嗯……
突然,他感觉到一个凉凉软软的东西贴在了自己露出来的半边脸上,又迅速移开了。
这啥???

24

“我当时有点喝上头了,哪能一下子感觉出是啥玩意啊。”
“那你后来是怎么知道那是我偷偷亲你?”
“这个这个……你真想知道?”
“想。”
“后来我家肉包对我胳膊又亲又舔的……”
“哦?你不是说你家肉包平时对你爱答不理的,但是上次有个送外卖的来,却差点跟着他走了?”
“是啊!养了好几年都养不熟,幸亏百里小哥到楼下的时候就注意到有只猫跟着他!”
“那肉包为什么舔你?不是说猫舔人就是喜欢那个人?”
“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舔我估计是饿了没饭吃,只能忍辱负重卖萌讨饭。”
“噗——”
“笑什么!今晚吃全鱼宴!”
“咳,乐兄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这还差不多~”

25

韶光正好,他们的故事仍在继续。

我本来是想更文的
但是不小心误入了古二剧版的预告
告辞,洗眼睛去了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冷漠世界
只有北洛的腿还有点温度

【沈谢/夏乐】右眼皮跳是落地成盒的前兆 2-4

电竞梗谐星爽文,ooc到螺旋升天
还是短小
设定见前篇
含几句夏乐

2

虽然徒弟被别人家的鱼叼走了,但是游戏该打还是要打的。 ————谢衣

谢衣走回到电脑前,一屁股坐在电竞椅上,舒服到升天,比家里的那个小板凳好多了。
他戴上耳机,调了调音量。他点开好友列表,果不其然,好友们都不在线。
不在线才好呢,他想。
谢衣摁下左键,意料之外的居然很快就进了素质广场。他习惯性看向左下角——没有队友列表。
上一次打单排好像是很久之前了。

上飞机了,谢衣在单排的时候习惯跳伞跳到犄角旮旯,如果运气好是天命圈,他就蹲在一个小角落,当个LYB*,亿枪一个小盆宇。
当然,首先他要有镜。
如果没捡到镜或者只有喷子,他就只能原地趴下迎接死亡。

机智如乐盲生早就发现了这个华点,当时谢衣对他微微一笑:“为师只打狙位,喷子通常是你太师父拿。”
乐无异回想了一下,的确每次四排都是夏夷则和他冲锋陷阵,沈夜拿着喷子上蹿下跳,谢衣开镜蹲在后面守护他们三个的屁股。
然后四个人按从后往前的顺序依次成盒。

“他们想不靠我吃到鸡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四人组里的实力担当夏公子如是说。

正当谢衣回过神的时候,飞机已经飞过一大半地图了。
差不多了,熟悉的小旮旯。
然后谢衣的人物梆的一下子跳下了飞机,他发现右边有个人,在和他朝同一个方向自由飞翔。
谢衣一惊,他不会打泰拳,落地之后肯定GG,就连忙改为滑翔,偏转方向,试图远离这个人,拒绝双飞。
却不知怎的,好似心有灵犀一般,这人也和他一起偏转了方向。

恍惚间落了地,谢衣看到那人就落在他不远处,约莫是五点钟方向,他果断Shift+W撒丫子狂奔。
要什么枪,活命要紧!
结果那人也跟着他一起狂奔。
谢衣有些疑惑,他又没有急支糖浆,这人干嘛一直追着他不放?

谢衣觉得一味逃避不是办法,自己落地成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左手稍抬松开了香港记者键,决定和那位大兄弟讲和。
近了,又近了!
谢衣定睛,他突然觉得这位大兄弟的人物长得和沈夜的人物有点像。

*LYB:老阴逼,特别猥琐蹲别人偷袭的那种

3

谢衣看着那位大兄弟跑到自己面前,跳了两下,然后对着自己的脸就是一记勾拳。
谢衣有些恼了,也冲着对方打了一套老年太极拳。
两人菜鸡互啄了一阵,正到白热化阶段。
却未曾想过他们所在的小旮旯是轰炸区。

那位大兄弟凭借着比谢衣稍微高超那么一丢丢的泰拳技术,成功摁死谢衣。
下一刻,他就被炸死了。
谢衣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这个大兄弟居然也叫Kochab!
等一下,PUBG好像不能重名?

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谢衣觉得这句话说得大概就是现在了。
他们两个是真的很有缘!
阿夜也是真的很深情!

有人花98块钱买的是《绝地求生:诸神之战》,有人买到的是《绝地求生:诛仙》,也有人的是《绝地求饶》。
谢衣属于最后一种人。
所以他选择向沈夜求饶。
大家都是成年人,他不想又连着腰酸背痛好几天。

谢衣摁号码的手微微颤抖,他又犹豫了许久,才摁下拨号键。
“嘟……嘟……”
“谢衣。”沈夜接了电话。
“阿夜,我错了……”谢衣拿手机的手疯狂颤抖。
“错在哪?”
“错在不该大半夜溜出去打游戏!”
“还有?”
“还有啊?”
“哼,暂且不提你偷偷出去找徒孙异他们打游戏,你竟然打PUBG不带我?”
“我不知道你在线啊?”谢衣想了想,可能是自己专心盯着屏幕中间和左下角,选择性忽略了右下角的上线弹窗。
阿衣的求生欲是真的不强烈!

4

“等等,阿夜,你那时候醒着?”
“……隔音不好,听见你在楼道狂奔的声音了。”
没想到是被辣鸡隔音摆了一道!

tbc

关于四个人PUBG的名字
老沈是Kochab
老谢是Alkaid
这俩人的起得很简单粗暴,就是紫微星和破军星的英文
鱼大壮是XYZ999
乐大胖是YWY666
这俩小年轻的参考了我一个同学的,是很沙雕的一种起名方式

【沈谢/夏乐】右眼皮跳是落地成盒的前兆 1

不仅巨ooc还短小,看个乐呵就行
我司某人挖坑从来不填
盒子精沈x“快递大爷”谢(理论上来讲是4.0但是因为太谐星所以更像1. 0)
神仙夏x德云社扛把子相声演员乐

1

夜晚的烈山市总是静的,今晚也不例外。

谢衣悄咪咪睁开眼睛,再三确认沈夜已经睡着后,蹑手蹑脚地溜出卧室,还不忘在他怀里塞了个枕头。
谢衣披上外套,他侧过头看了看窗外——外面的树被吹得和他的性取向一样,又从衣架子上随便扯了一条围巾。

谢衣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卧室,沈夜还是睡得和死猪一样。
“啪嗒。”是谢衣锁上门,跑了。

谢衣跑下楼,左拐右拐进了一个还亮着灯的小屋子里。
小屋子外面支了个配色设计犹如村口美发店的广告灯牌,上书几个华文彩云体的大字:金刚力士网咖。
谢衣面前是个小小的吧台,吧台里坐着一个睡着的青年,嘴角还挂着几滴哈喇子。
谢衣摘下围巾,抬手敲了敲吧台:“无异,醒醒,是我。”

乐无异听到自己导师的声音,直接就被吓醒了:“师,师父?您可算从太师父的魔爪里逃出来了!”
“嗯,”谢衣抬手随意揉了揉眼前青年的脑瓜子:“今晚打哪个?”
“吃鸡吧,刚好夷则也在。”
“哎这个是脏话小孩子不要说。”
“……师父,您背着我们偷偷刷了多少次微博?”

谢衣见状沉默了,乐无异觉得自己不跟着沉默就是不给师父面子。
沉默,是今晚的会仙桥*。

乐无异觉得再这样下去今晚都打不了游戏了,连忙打破沉默:“师父我去里面把夷则叫起来您自己先开机子吧么么哒!”
然后溜了。

谢衣把外套随意搭在椅背上,开了一台电脑,然后登录了某知名理财平台,PUBG,启动!
而此时乐无异急吼吼地冲进网咖里面的某个小房间:“夷则!夷则夷则夷则!起床了!”
您的好友夏夷则不想理你并熟练地翻了个身。
还哼哼两声。

显然这边乐无异更加熟练,他俯身凑到夏夷则耳边:“甘霖娘!!!”
夏夷则瞬间睁眼,条件反射道:“鸡掰!!!”
“夷则起来打游戏了!”
“奇迹暖暖还是梦100?”
“我看你长得挺像奇迹暖暖,打PUBG。”
“哦……我不。”
“不愿意也得愿意!我掀被子了!”
“唰——”
“乐兄等等我没穿裤子!”

谢衣见乐无异迟迟未归,便起身想自己去里屋询问,他看见屋门是虚掩着的,推开门:“无异你m……”
只见夏夷则上半身穿着T恤,下半身穿了条夏威夷大花裤衩,正在和乐无异抢被子。
夏、乐二人听见响动,结果刚回头就看见了一脸震惊的谢衣。
好一幅捉奸在床图!

“呃……谢前辈……”
“师父!不是您想的那样!”
“不必说了,我明白。”谢衣满脸忧郁地帮他们把门关好:“好好在为师看不到的地方努力吧,傻徒儿。”
潜台词:无异,你要争取做攻啊!
乐无异差点泪流满面:“师父,要是我能压他,这文前面挂的就是乐夏不是夏乐了……”

tbc

*会仙桥:就那个……古一去青玉坛的时候要先过的那个小场景,老是踩空,贼几把烦人

留梗不留文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沈谢】荣枯 1-3

我没考过古,也不爱好这方面,就单纯是开头必要的一个因素,不要在意细节
文的内容并没有那么正经!
非常之ooc,真的,不骗你
转世版大学生沈X原装版千年古尸江硬谢(会诈尸的那种)
托福作文写多了,文笔硬伤,文的名也是乱起的


*引

千年时光,如白驹过隙。
唯有明月与那座墓塔还一如从前。

*1

“传闻中巫山的墓室遗迹大致就是这里了,快,跟上!”一阵带着明显电流感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正在发呆的男人清醒过来。

男人不禁蹙眉,将手中探照灯的亮度又调高了些,他向灯光照亮之处看去——那是一个被树荫遮住不太显眼的洞口。
洞口并非自然形成,而是由几大块石头搭成,看着像是落石。那些石头上刻着奇怪的符号,也可能是某种鲜有人知的古文字。
似乎,在呼唤他前去一探。

跟着队伍走在前方的同僚见他迟迟不跟上队,忍不住回头:“哎!你快跟上啊!”
“嗯。”男人漫不经心地回答,心思还在那神秘的洞口上。

同僚显然很是了解他。
也许他发现了什么吧,这人一向独来独往,自己还是不要过去添乱了,他想。
“那你赶紧啊!”
“你们先走,我待会就来。”

男人缓步走向那个不断呼唤着他的地方,一缕阳光透过树叶打在他的胸前,那是一个小巧的银色胸牌。
上书:流月大学考古系研究生 沈夜

*2

沈夜其实踏入这个洞口没多久,就开始后悔了。
因为这洞口连接的不是什么珍贵的历史文物或是古建筑遗迹,而是一片废墟。甚至残破到他刚走进一步就能发现。

不大的通道内零星散落着石块,石块的边缘是明显的断裂痕迹。
沈夜拾起一块较小的碎石,隔着手套轻轻摩挲,他看到这些石头上也有那些诡谲的符号。

沈夜随手将这块石头塞入先前从好友那边顺来的物证袋里,继续向深处走去。
他知道,深处有更值得采集和调查的东西。

越是往里,便越是难走,通道内碎石的数量和体积在不断增大,两侧石块的裂隙中又伸出许多藤蔓。
这便是尽头?他看着眼前几乎堆满通道的石块想。

不,还未到尽头!
那未被遮掩的窄小缝隙中透着点点的光。

*3

沈夜将手中已断刃的瑞士军刀扔到身后,这石块未免也太过坚硬,和它相比,金刚石太脆弱了。
又是一声脆响,这次断掉的是尖头手铲。这是他临行前新买的,还没用过,就这么断掉,实在是怪可惜的。
而那原先窄小的缝隙,因为军刀同志和手铲同志的无私奉献已扩大两倍有余。

沈夜执起他最后的希望——一柄当地农户极力推荐带着的……呃……刮子?还是耙子?
他缓缓举起这个不知道到底该叫什么的东西,仿佛这不是个农具,而是一把圣剑。他双手一齐发力,将“圣剑”用力抡向缝隙旁的石块。

他看到了丝丝缕缕的光透过裂隙,看到了倚着雕花石门静坐的人,那人周围还绕着藤蔓。
这里,怎么会有人?

买了一双特别骚的鞋,很开心,但是我不更文